40家三方支付机构今年被罚没超亿元,反洗钱为何成为“重灾”?

发布时间:2022-08-11 12:06:12   浏览:138次

    三方支付强监管不间断!8月9日,据《国际金融报》新闻记者统计分析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罚款单数据,今年(按处罚时间),40家三方支付机构(包含分支机构)总计被查扣超亿元,过半数机构相关责任人也被处罚。


    商户管理和反洗工作依旧是违法行为重灾区,多个机构因反洗工作违规接收高额罚款单,多名责任人因机构对商户管理和反洗工作违规而遭到追究。分析人士表示,商户管理和反洗工作涉及的商户数量大、交易量广,历年来是支付机构的合法匮乏的地方。伴随着近几年来监督力度大力加强,支付机构将加大商户日常巡检效率,增强反洗工作规划,提高风控意识。


    40家机构被查扣超亿元


    从中国人民银行已公布的罚款单(截止到8月9日)看,按中国人民银行进行处罚的时间分析,40家三方支付机构(包含分支机构)今年被查扣11059.28万元,26家机构被“双罚”,相关责任人被罚款总计623.16万元。


    总体来看,现代金控、联动优势、中付支付、易生支付、国通星驿、开店宝支付等三方支付机构多次被罚款。比如,开店宝河北分公司3月11日被罚款83万元,开店宝济南分公司在3月17日被罚款4万元,开店宝广西分公司在近期又被罚款79万元。


    其中,银盛支付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未按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或者可疑交易报告,以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被罚款2245万元,是今年三方支付行业收到的最大罚款单。


    同样被罚款千万元级别的还有快钱支付。2022年2月,快钱支付清算信息有限公司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与身份不明客户交易等四项原因,被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处以罚款1004万元,并责令限期改正。


    银盛支付、快钱支付接收千万元级别的罚款单,相关责任人并不是被罚款金额最高的。《国际金融报》新闻记者统计分析获悉,时任广东信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信汇电子)董事的赵玉华和董事兼总经理的王春江,因对信汇电子“未保持交易信息可追溯性及在支付全流程中的一致性情节严重”、“将特约商户资质审核交由外包服务机构办理情节严重”的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而被罚款100万元,创下今年相关责任人被罚款最高纪录。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第三方支付是很多网络诈骗、洗钱违法行为的通道,针对支付市场的各种乱象,从2015年开始,中国人民银行严控支付机构的市场准入,出台了备付金、分类监管等办法,同时加大对非银支付违法行为行政处罚的效率。


    “反洗工作”成重灾区


    从违法违规行为类型看,反洗工作依旧是重灾区。中国人民银行近期开出的多张百万元级别的罚款单,均与“反洗工作”有关,多个机构反洗工作委员会主任、反洗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一并受到处罚。


    依据中国人民银行营管部(北京)公布的罚款单数据,时任北京爱农驿站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反洗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刘国刚被警告,并处罚款16万元;时任北京爱农驿站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反洗工作部门负责人、反洗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侯宇被处罚款6万元。同时,时任北京滴滴支付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反洗工作领导小组组长陈曦被警告,并处罚款17.4万元;时任北京滴滴支付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反洗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焦阳被警告,并处罚款20.6万元。


    为何“反洗工作”依旧是违法违规行为的重灾区?“这主要源于支付机构落实反洗钱规定存在现实客观困难。”博通咨询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在数字经济背景下,非银行支付机构尤其是互联网平台旗下机构的服务对象多为小微商户或个人经营者,普遍面临覆盖区域广、商户经营分散的问题,机构对商户的线下巡检确实存在不少困难与障碍。


    实际上,中国人民银行近年来不间断加码反洗钱监管效率。2021年6月1日,央行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稿)》,对违法行为分类进一步细化,并在处罚力度上大幅提升了违法罚款金额;2021年8月1日,《金融机构反洗工作和反恐怖融资监督管理办法》正式施行,进一步完善了反洗工作义务主体范围,正式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纳入适用范围。


    从中国人民银行对相关责任人的追究效率可见一斑。因中付支付违反反洗工作业务管理相关规定,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于1月21日对时任中付支付副总经理王伟音和风险管理部部门经理刘艺丹进行处罚,此后在5月25日又对时任中付支付副总经理的方卓铭追罚17万元。同样因反洗工作不力,快捷通支付总经理张磊和风控副总监彭先英先后被中国人民银行追罚12万元和11万元。


    王蓬博表示,近年来中国人民银行增强“反洗工作”监督力度十分有必要。随着中国扩大金融业双向开放,“反洗工作”监管和金融风险防控向着国际看齐的压力增大。与此同时,国内也面临着诈骗高发,“跑分平台”越发隐蔽,非法跨境资金支付和结算等突出的反洗工作相关问题。王蓬博建议,支付机构更应该对反洗工作加强重视,在对相关法律的理解、反洗工作人才储备、自身反洗工作风控系统和建设等层面,都应该提前做好相关工作。


    商户管理仍有待加强


    除“反洗工作”之外,商户管理也是三方支付机构的薄弱环节。据《国际金融报》新闻记者统计分析,在40家被处罚的机构中,超过半数的机构存在违反商户管理规定或存在商户风险管理不到位等违法违规情形。


    中国人民银行济南分行、石家庄中心支行和太原中心支行都对相关支付机构进行了集中整治。依据中国人民银行济南分行公布的数据,因违反特约商户实名制管理规定,瑞银信支付、开店宝支付济南分公司、付临门支付山东分公司、山东运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分别被罚款4万元、4万元、5万元和15万元。


    此外,上海汇付数据服务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福建国通星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现代金融控股(成都)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乐刷科技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联动优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河北分公司、中付支付科技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等8家支付机构均存在违反特约商户实名制审核管理规定而被处罚。


    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苏筱芮告诉《国际金融报》新闻记者,商户管理涉及的商户数量大,历年来是支付机构的合法匮乏的地方。这些合法匮乏区需要内部建立完善的管理系统,编制严密的“防护网”,部分机构缺乏内控管理,还有部分从业人员风控意识低下,甚至为了所谓利益主动违规,给机构合规工作造成了隐患。


    于百程指出,近两年支付违规领域有所集中,包含了违反商户管理规定、违反收单业务管理规定、违反支付结算管理规定、违反反洗工作相关规定等。当违法行为较为严重时,对第三方支付相关负责人同样进行处罚,“双罚制”比例越来越高,这也对支付机构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


    针对后续支付机构的合规建设,苏筱芮建议:一是提升风控意识,建立基本合规制度,畅通跨部门协作,明确分工的同时将责任落实到人;二是增强风控水平,灵活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型技术提升合规工作效率;三是适时调整策略,加大商户巡检等工作力度,防范外部风险蔓延。






上一条:“又一家”银行发布公告:解散!

下一条:云南“本元支付”两宗违规,被央行处罚